ERP_CRM_SAAS系统_OA信息化管理_无纸化协同办公平台

企业ERP_CRM_SAAS系统_OA信息化管理_无纸化协同办公平台
协同oa办公自动化 3万多家成功客户,功能涵盖:移动办公,流程审批,信息门户,知识文档,电子签章,移动考勤,计划任务,费控报销,人事管理等,满足不同客户的需求.

教育SaaS“赚不到钱”是常态 云朵课堂何来底气谈

更新时间:2019-08-28 18:08点击:

教育SaaS“赚不到钱”是常态 云朵课堂何来底气谈

随着TO B的产业互联网浪潮兴起,教育的TO B赛道正在涌现出越来越多的玩家。

云朵课堂就是其中的之一。

对教育SaaS的定位,其实任何一家提供SaaS软件To B的厂商,在核心的经营逻辑上是相通的。大家都是提供软件给教育机构,帮助其触达用户、促活、提高续费率。

成立于2015年的云朵课堂,主要为教育机构提供营销托管、在线客服、CRM以及在线教学、运营、数据分析等各个环节的服务。对机构来说,使用了SaaS服务后,能够免去昂贵的时间成本、技术成本,最终只需向云朵支付SaaS服务的年费以及增值费用。

GPLP犀牛财经也看到,很多年前就提出来的校园信息化、智慧校园尚处在缓慢摸索期,教育行业的特殊性决定了它没有办法像其他行业一样“大跃进”式发展。

那么未来云朵课堂的机会在哪里?就连教育SaaS的老大还要经历一个很长时间“赚不到钱”的尴尬境地,而云朵课堂还想要“跑马圈地”势必会需要烧更多的钱,那么越来越冷静的资本市场会给云朵课堂足够长的时间吗?

产品趋同化云朵课堂如何突围?

在线教育机构获客难、成本高已经成了全行业的难题。

据了解,国内的教育培训机构有几十万家,其中,年营收千万元以下的中小型机构占市场95%以上份额,呈现出“大市场、小机构”的行业现状。

云朵课堂就是网校的系统服务商,提供直播、录播等多种基础系统,支持一对一、小班课、大班直播、录播等多种课型,旗下产包括云朵网校、云朵营销、云朵CRM、云朵运营、云朵数据等。

其中,云朵最重要的是围绕教育机构在“营销-招生-教学-管理”链条上的各环节,提供标准化、模块化功能,满足不同业务场景下的运营和营销需求。

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一个培训机构需要一个用户裂变工具,这个工具主要就是制作一张图里面加上机构的二维码然后用户扫了之后分享出去,后续可能会增加一个用户渠道管理功能。

对于机构来说,最想要的当然后获取更多的关注以及能够转化的客户,但是如何将裂变的玩法玩好,这个玩法的核心是什么,可能机构自己都不知道也没想清楚,那其实这就造成了目前很多SaaS工具都是功能模块化的堆叠,但每个功能可能都是浅尝辄止。

那对于像云朵课堂这样的提供SaaS产品的服务商来说,当客户提一个要求,自己就增加一个相应的模块,如此往复,会有越来越多的产品趋于同质化,反而缺少核心的产品技术壁垒。

那么面对这样一个行业现状,云朵课堂又将如何突围呢?对此,GPLP犀牛财经也向对方发去了问询函,截至发稿并无回复。

融资只为跑马圈地?

跑马圈地固然重要,但是做TO B和TO C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仅仅烧钱是不够的。

目前,云朵课堂共经历了三轮融资,在2015年7月获数飞图资本和长石资本的百万天使轮融资;2017年5 月完成数千万元A 轮融资,由梧桐树资本领投,AC加速器、老股东飞图创投、长石资本跟投;在2018年完成近亿元B 轮融资,投资方是东方富海、头头是道和老股东飞图资本。

而对于跑马圈地,创始人的李磊也有自己的看法。李磊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更快的跑马圈地,哪怕暂时牺牲些利润也没有问题。“因为你圈完地以后利润肯定会更高”。

因此,李磊毫不掩饰自己需要钱去扩市场、快速把量放大的野心。将40人的销售团队至少扩充到100人以上。

在李磊眼中,销售是目前掌握云朵课堂生死的命脉。并且销售模式的多样化也是他亟待实现的局面。

据悉,云朵课堂自2015年6月上线,已积累数千家收费用户,并保持10-30%的月增长率,目前每月持续盈利。云朵课堂的盈利主要分为三部分。大部分来自于SaaS服务费,大约占80%。其次是增值服务,大约占15%。增值服务主要包括教育机构从云朵课堂购买直播录播带宽、视频流量以及短信发送服务。5%就是定制了。有的用户会要求定制个性化功能,云朵课堂从中收取额外费用。

但是要想实现李磊口中的跑马圈地,持续盈利应该是很难做到的,否则还在怎么实现跑马圈地,提升自己的客户和用户规模呢?

商业模式没跑通,谈盈利还早

据艾瑞预测,未来三年内,中国企业级SaaS市场将保持39%的年复合增长率,到2021年将达到654.2亿元。企业SaaS化大势所趋,未来潜在市场空间巨大。而企业信息化水平的提高、付费意愿和SaaS订阅习惯的培养仍需要循序渐进。

报告特别指出,教育行业的SaaS仍然处于早期市场培育期,有较大的发展空间。

但是云朵课堂在教育SaaS这一个点还没做扎实,就开始想要从在线教育平台服务提供商向打造 “能力教育生态圈”转型,未免有些太早了。